您現在正在瀏覽: 首頁 » 校園原創

校園原創:

研途有您 何其有幸

——致詹志華老師的一封信

發佈日期: 2020-12-31    作者: 姚潘美    閲讀:

親愛的詹老師:
  您好!一直以來就很想提筆給您寫一封信,終於下筆了卻千頭萬緒不知從何處説起。時間總在忙忙碌碌之際悄然流逝,轉眼我已經是一名研二的學生了。回望這短暫而又充實的一年半的讀研時光,最慶幸的也最感謝的就是能夠成為您的學生。
  與您的初識應該從一封調劑申請郵件説起,那時候一志願落敗的我茫然無措,像只無頭蒼蠅盲目地給幾所學校發去了調劑諮詢郵件。您是其中最早回覆我的,並在回信中鼓勵我可以勇敢一試。那時候,我毅然填報了福州大學的調劑申請。很幸運,最終我成為了福大馬院 19 級馬原專業的一名學生。從此,便與您結下了不解之緣。
  第一次見您是在導師見面會上,説來倒怪,您的身上竟然沒有一絲令人畏懼的嚴肅高冷,反而多了幾分學者少有的俠義豪放之氣。那時的我,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。隨着後來的進一步接觸,才發覺您果真是一位樂天派選手,每一天朝氣蓬勃如朝陽,不管是講座還是上課,您總能以輕鬆的授課方式和標誌性的爽朗笑聲成功帶動課堂氛圍,成功在同學們中收穫一眾小粉絲。不管是對學生還是對待學院裏的每一位老師,您都如三月春風,讓人覺得温暖且隨和。
  作為導師,您亦師亦友、細心負責。剛剛入校之際,您就耐心地詢問師門中的每個同學,是否適應新環境,住得可還習慣,吃得可還習慣。那一刻,彷彿您只是一個為出門在外的孩兒日夜擔憂的長輩。您很細心地在與我們閒聊之中,默默記下我們的家庭情況,並時常關心我們的生活學習情況,我身處其中實實在在地感受到難得的歸屬感。令我記憶猶新的是,有一次聚會上,您向一位老師逐一介紹我們時竟然能夠準確地説出大家的家鄉,那位老師聽後一臉詫異嘖嘖稱讚道:“導師能做到如此實屬不易。”身為學院副院長,您不僅積極倡導導師身為學生第一負責人應該認真負責更身體力行,以身作則。在師門研討會上,您幾次長吁感嘆,深覺因工作繁忙而忽略了對我們的關心和指導,心感慚愧。實則您已然做得很好了。並不是科班出身的我,相較於其他同學而言對許多原理知識仍然掌握得不到位。您似乎一早就看出了我的焦慮和迷茫,還向我推薦了幾本專業書,告訴我:“不用着急,研一時可以先多看看書,彌補一下自己在原理知識上的不足。之後再一步一個腳印多進行練筆。”這一番話着實令我安心了不少。
  與其他導師有所不同,教學行政雙肩挑的您日常工作更為繁瑣。儘管如此,您仍是如擠海綿般爭分奪秒地合理利用時間,在閒暇之餘堅持閲讀、寫作、指導學生。我時常在清晨五六點或者深夜一兩點的時候,收到您給我發來的論文修改意見。
  疫情期間,由於無法到校,與您互相交換論文稿子的頻率更是高達一天六七稿。有一次,我問您:“老師,這麼晚了,您怎麼還沒有休息呢?”您説:“沒有辦法呀!手頭上的事情才剛剛忙完,只剩這會兒有時間給你們改改論文。而且只有晚上這個時間比較安靜,適合思考寫作。”在學術上,您嚴謹求實,並且也如此要求我們。“作為馬克思主義學院的研究生,應該認真研讀原著並且多多閲讀大家文章,多練筆多修改,多與老師交流。”每次您反饋回來的論文修改意見總是細緻到標點符號、遣詞造句。對於學術論文寫作新手的我們,您也從不挖苦我們,反而時常鼓勵並深入與我們交流論文的框架、思路等。與此同時,您也不定期在羣裏詢問我們近期寫作的情況如何,我們私下裏常打趣您就是一位雞湯大師。

明代唐甄説過:“學貴得師,亦貴得友。”在我的心裏,您不僅是一位博聞強識的學者,也是一位無私奉獻,和藹可親的師者、朋友,更是一位才華橫溢、虛懷若谷的智者。您嚴謹求實的治學態度,與人為善的處世之道以及樂觀包容的生活態度都深刻得影響着我,這一切都將讓我受用終生。研途有您,何其有幸!藉此機會,真誠地跟您説一聲:老師,謝謝您!您辛苦了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您的學生:姚潘美2020年11月28日寫於福州大學



作者:姚潘美 (馬克思主義學院)

原文見《福州大學報》第795期第4版(2020年12月30日編印)